麒绾-吃完吃完全都吃完

咸鱼•麒绾,主APH,all耀党,主cp红色组/味音痴,微雷雪兔/冷战。欢迎勾搭♥

深夜激情沙雕改图【不知道会不会和哪位道友撞梗】,私心cp是有的!如果有人喜欢的话,请随意抱走♥
最后谢谢大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那啥,咱们走评论哈。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小蓝手!
【半夜发车最为致命】
看不清可以在乐乎私戳我咱们想办法解决!
谢谢大噶!

来自一个沉迷空军和佣兵的萌新之诗

请问

一个弱小的玛尔塔

开了三台机子

牵制监管者60秒

的时候

队友

在干什么

而且

第二局我的奈布宝贝儿

又开了三台机子【哇】

海伦娜,

你溜了厂长一百来秒,

这又是个什么操作?

最惨的是

跟四个小姐姐约好的

佛系杰克在线抱抱局

居然掉线了!

好的

我选择

关闭D5



【如果四个姐姐能看到我,请原谅我呜呜呜呜】

大概是个不知道猴年马月上映的电影预告【 ?】

♥考前攒人品+放飞自我产物
♥还是一个脑洞,连片段都算不上。
♥都不敢厚脸皮地求小红心了

这座城市,从来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黑发的调酒师偏头看向一盏霓虹灯,微笑着掷出手中喷火的酒瓶,火焰在叫嚣的人脸上如烟花一样爆裂。

高大的青年一脚踹开脚下的尸体,拉高白色的围巾遮住口鼻,对着监控欢快地眨了眨眼。

把微微弯曲的金发绾在脑后,在门口挂上“Close”的牌子,法国料理店温和的老板擦拭手中带血的餐刀。

微凉的夜风吹在脸上很是舒服,蓝眼睛的外国人拎着狙击枪从天台上站起来,枪口冒出的青烟很快消散。

他点燃叼在嘴里的烟斗,升腾的烟雾隔开了那双祖母绿色的眸子和地上的一摊血液。他转过身去,隐没在深沉的雾霭之中。


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秦桥影业出品
主演:不愿透露姓名的巨星及其朋友和家人【欸?】
上映时间:不要期待

也许会放个片段?我也不知道喔

什么,异色们冲进了洋馆?(ノ ○ Д ○)ノ

♥我,实在,太,痛恨,洋馆,了。
♥脑洞,幼儿园文笔请多多包涵
♥基本无cp向,纯粹爽文。
♥炸了洋馆给您拜个晚年💝

【门外】
常色:
费里:要不要进去呢……
王耀:我们回去吧。
阿尔弗雷德:本Hero才不会被这个吓到!

我(们):
求你们!!老公/男神!!!不要进去!回家!求你们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啊!!!(ノಥ益ಥ)
◆◆◆◆◆◆◆◆◆◆◆◆◆◆◆◆◆◆◆◆◆◆◆◆◆

异色:
爱因斯:烦死了,我们走吧。
维克多: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呢。
奥利弗:幼稚的家伙。

我(们):
冲进去!!!干啊!!!冲啊!!!里面好玩着呢!!黯爷!!进去把我的满汉全席搞出来!!




【遇上了Tommy(我呸)】

常色:
基尔伯特:腰间那个东西不是装饰的话,就把它从剑鞘里拔出来。
阿尔弗雷德:两秒很长呢,长到可以拯救一个国家。

我(们):
你的脸我已经看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护眼小分队!!!!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
异色:
王黯:【吹短发】来啊吃朕一剑。
维克多:【撩围巾】来啊吃老子一水管。
奥利弗:【掏蛋糕】来啊吃爷一杯子蛋糕。(好像比较普遍的设定是亚瑟黑了之后厨艺变好了,最擅长做杯子蛋糕但是会下药)
弗朗索瓦:【叼根烟】来啊吃哥一枪。
艾伦:【架炮】来啊接我一炮。
本田葵:【拔刀】让小生捅一刀。

我(们):
太(gan)凶(de)残(piao)了(liang)
Tommy快跑!!!
来吧朋友们跟他们一起拔刀拔枪拔剑拔碟子(???)
油炸Tommy红烧Tommy清蒸Tommy水煮Tommy爆炒Tommy




【出洋馆】

常色:
很抱歉地告诉大家他们在里面这么多年还是没能出来。

我们(这里不加括号了大家应该没意见吧_(:з」∠)_):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全员脱出。
一定会的。
◆◆◆◆◆◆◆◆◆◆◆◆◆◆◆◆◆◆◆◆◆◆◆◆◆

异色:
爱因斯:【默默地离卢西很远,开始埋雷管】
卢西安诺:【在地上用Tommy的血画Tommy】
尼古拉斯:【在爱因斯不远处检查炸弹并且提醒爱因斯把外套整理好】
史蒂夫:【拿着曲棍球棒想冲回洋馆,奈何被扯住了】
弗拉维诺:【离洋馆非常,非常,非常远】
安德烈:【面色阴沉地帮弗拉维诺拍裤子】

我(们):
三,二,一。
W世界人民给您拜年啦!!
艺术就是爆炸。0
哎呀哎呀异色老爷们又拆房子啦!



总结起来就是Tommy的逃生日记。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黑塔利亚第七季又要等一年啊。
炸炸炸炸了洋馆!

高亮!!!求黑塔利亚大逃杀的文本!!!求您了!!_(:з」∠)_

天地同寿,日月共辉【耀诞贺文】

手废高阶,只能匆忙地写下此篇,有史实不周之处欢迎指出。

♥深夜吐血爆肝产物
♥尽管是小学生文笔,也能够表达我心中的感情了吧。
♥无CP向!!!!!
♥欢迎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吖
♥我爱中国,我想陪他走下去。

初次睁眼,王耀诞生于天地荒蛮之间。

他脚下的山川颤抖低吟,赐予他华夏的大名。他头顶的烈日倾下光辉,赐予他一双如太阳的眼睛。

“我们给予你名字,”有个声音说着。“赐予你作为一个国家该有的光荣,也降予你必将经历的耻辱。至于孰长孰短,则取决与你的国民。他们将决定你的命运。”

王耀在明朝时很喜欢站在城头练剑。尽管战事不多,但他享受长剑将余晖斩开的感觉。

王耀也不是没用过下人呈进的火枪。他总觉得那玩意儿太过张扬,他更喜欢手中这种血性内敛,底蕴暗藏的兵器。

每当风止时,王耀就似乎看见秦淮河边的十丈软红。江南的确是个水一样的地方,山河葳蕤,国泰民安。“祥和”一词在那片土地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只是这样的和平,还能持续多久呢?


王耀后来变得怠惰而颓废。

王耀总是在昏暗的殿中抽着鸦片。有老臣向他报告海关的动静甚至于骚乱,他也只是在烟雾缭绕中微微眯着眼。

“我可是普天之下的最强国,哪轮得到他们?你若再说此扰乱民心之语,莫怪我以死罪相治。”王耀说这话时,脖间的檀珠已是黯淡无光。

王耀至今记得那暗室当中的血味儿。总有些东西能唤起他不好的回忆。

王耀的四肢被铁链缠缚,以背后一道斜而狭长的刀疤为中心的伤痕向他瘦弱的胸口布去,淡褐色鲜红色的创伤向下一直延伸到腰间。

王耀终于想起来一些事了。自己一直以来领着他长大的本田菊,几日前毫不留情地对自己挥出泛冷光的刀刃;小时候抱着自己说要带自己去看向阳花的斯捷潘,也只是抱着臂斜睨着他。

王耀也想到那些献身于革命的人们。他们用尽全力,双手拉扯着铁链。“我的国啊!!”

有的年轻人回来时已是白发苍苍,而有的在王耀心目中只留下了意气风发时的映像。

“站起来……亲爱的祖国。”王耀惊讶地发现国民们虽然有的甚至不识字,但他们在屠刀下闭口不语;曾经不共戴天的两派卧在同一战壕中,眼中却无一丝对彼此的仇恨。

“你孱弱至此,到我们来守护你了。”

王耀站在联合国会议讲台上扫视着下方的听众。他今天穿上了西装,打着天蓝色的领带,身材看着分外颀长。

深吸一口气,王耀凑在话筒前。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千年的丝路驼铃,余晖中的断垣残壁,血色里折断了还在猎猎作响的军旗。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有的,是金发碧眼“勾心斗角”的外国人。

无所谓。

“你们好,”王耀清亮的嗓音突然响起,字字掷地有声,“我是中/国。”


【突如其来地完】




我爱中/国,也爱中国。

前者我愿他百岁无忧,后者我要他与天地同寿,日月共辉。

https://m.weibo.cn/status/4146756285508063

昨晚上的图好像被吞了所以现在补上。实在不行走评论。

算是入坑周年贺文的吧。喜欢的话点下小心心哦♥

2016年8月31日补完六季黑塔利亚,这是我第一部动漫。从此入坑。
2016年9月20日第一次听说“红色组”,在看到的一瞬间就被“愿你们诞生在战火中的爱情万古长青”牢牢锁住。这是我的第一对本命cp。接着是味音痴,花夫妇,亲子分,水油组等等。
从2016到2017,仅仅是一年。黑塔利亚对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部动漫那么简单。它帮助我大概确定了人生的目标。
只恨见到你们实在太晚。
只能陪你们走完接下来的路了,穷尽一生,不会忘却。
APH永不毕业。

当你要和他们分手时【男神x你】【放飞自我】

♥看文风就知道是半夜三十分钟的脑洞产物。将就着看看【不要脸】
♥我不会离开他们的,他们都是我的本命啊。不离婚不离婚,咱们回家扯红本
♥欢迎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吖

壹•阿尔弗雷德

“为什么呢?为什么Hero会感觉这么难受呢?Hero可是,要拯救世界的人啊。”

贰•亚瑟•柯克兰

“又一个离我而去的吗?也好,可能自由和独立才是你们真正想要的。”

叁•弗朗西斯•波诺佛瓦

“幸好……幸好这一次,你不是在火光中离我而去。”

肆•伊万•布拉金斯基

“万尼亚又要失去你了吗?你走了,万尼亚带谁去看向日葵啊。”

伍•王耀

“你走吧。我已经熬过了五千年的孤独,而你,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刹那罢了。”

陆•本田菊

“在下无意挽留,只可惜阁下看不见明年夏日祭的花火了。”

柒•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我在你身上耗的胃药应该还能更多的。”

捌•费里西安诺

“请不要像神/圣/罗/马那样。记得回来。”

玖•伊利亚•布拉金斯基

“……”

你:“哦,我忘了。你先我一步离开了啊。”





【对他们来说,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只是余生太长,你太难忘。】

流氓们的抽烟【男神x你】【描写练习】

♥ooc预警
♥就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然而写完我自己都要死心了
♥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吖


一•王耀

你站在帝王的身后。

此时夜深人静,整个寝宫内弥漫着令人上瘾的味道。

作为天子,王耀的烟管上镶有几枚宝石,既不会影响到他的抓握,又能体现帝王的身份与地位。

王耀平素执笔的手虚虚地握在烟管上,管与斗相连的地方有一串流苏,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晃。

王耀对着一旁的灯烛吐出一口烟,灯火在烟雾中摆动不已,本就有些昏暗的宫内此时更因王耀的行为而更趋向于宫外天空的颜色。

待到火焰平定下来,王耀又一次重复刚刚的动作,金红色的眼眸里倒映出跳跃的烛火,明灭不定。

“一帮瞎担心的老家伙。怎么会输,朕可是,天朝上国。”

二•亚瑟

伦/敦的天气本身就是雾霭沉沉,让人看了就不想出门。

拥有一双祖母绿般眸子的亚瑟早早地坐在壁炉旁的躺椅上,口里叼了短短的檀木烟斗,望着火炉出神。烟斗上方升腾起一片烟雾,但很快又散去了。

你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光着脚也落座了。

亚瑟看到你的身影,挑了挑眉【哇夭寿啦眉毛挑眉啦】,手中烟斗在躺椅扶手上轻轻磕磕,便被摆在一边。紧张但无处安放的双手十指交握,他有些不自然地开始述说一些能转移你注意力的东西。

“绅……绅士不会在女士们面前吸烟的,才……才不是因为你!!”

三•阿尔弗雷德

美/国的大男孩儿头顶歪歪斜斜地扣着宽檐的牛仔帽,一双蓝眼睛充满期待地朝你看来。

美/国的孩子总是想快些长大,有的甚至在未成年的年龄已经喝上了啤酒,当然,你面前这位几百岁的还没有喝酒。

阿尔弗雷德的嘴里衔着一支雪茄,他准备开口说话时会把雪茄拿下来,然后装作老成地学着西部牛仔朝着空中喷出一口烟来。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他喷出来的烟都不是很均匀。

阿尔弗雷德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小姐才不会注意到Hero的失误!”一边拽着身旁骏马的缰绳,努力潇洒地跨上马背,然后驱马来到你的面前,伸出一只带着皮手套的手。

“美丽的小姐,Hero相信你会和Hero同乘一匹马的!”

三•弗朗西斯

法/国/人那是情场老手了。抽烟是他惯用的手段。

弗朗西斯倚在阳台上,在你来到他身后时突然转过身,揽住你的腰肢,深吸一口嘴里的烟然后尽数渡进你因恼羞而微张的口中。

你涨红了一张脸,偏过头去咳嗽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呛着了,还是因为弗朗西斯陡然靠你这么近。

再回头时,弗朗西斯正凑在你眼前,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你的嘴唇,专心而仔细。你甚至可以闻到他嘴里淡淡的烟草味儿。

“这让你难受了吗?但亲爱的,哥哥觉得你乐在其中呢。”

五•伊万

你绝对想不到,伊万他不抽烟。

北国青年高大的身子在你身上投下一层阴影,瑰丽的紫色眼睛盯着你,他像是还在思考你刚才问出的“你为什么不抽烟”这一问题。

“姐姐告诉万尼亚,喝了伏特加再抽烟肚子里会起火的。”

“喔……那这么说,你更喜欢伏特加了呀。”
青年奶白色的头发像在诱惑你去揉一揉。这么幼稚的话他也信诶。

“比起伏特加,万尼亚其实更喜欢你。”








完了崩角色了。
本来想写流氓感觉的然而失败了。
可能下一篇【还有吗?】会描写打斗场景一类的。
哦去死吧万恶的描写练习。

论如何正确地采访夫夫之反面教材 【啊没错这个名字就是这么长】【这真的是个反面教材!】【我真的是他们的

•一个神奇的脑洞
•幼儿园不如的文笔
•依然是为哥哥攒人品
•所有要考试的大大都要加油哦

—大家好,我是麒绾。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黑塔世界最受欢迎的几对夫夫,将对他们提出“温馨”而又日常的问题!
(排名不分先后)

【花夫妇】
Q:请问有什么东西是对方送给你而你一直保留着的吗?

费里Answer:有很多啊,比方说某次误会之后他送得番茄形的戒指,哥哥已经对那个觊觎很久了。

路德Answer:基本上他送的东西我都留着了,包括那辆被涂鸦了的战车,还麻烦本田菊做了个缩小版的方便放在桌上。



【软绵绵组】
Q:请问对方有什么细节让你非常感动吗?
马修Answer:弗朗先生居然能记住我所有的小白熊的名字,从熊一郎到熊三百二十六郎。

弗朗西斯Answer:小马修做的枫糖饼干。尤其是在每次国际会议之后——你不知道在经历了亚瑟的死扛洗礼之后能吃到刻有哥哥名字的饼干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一件事!


【味音痴】
Q:请问,如果让你对对方说一句话,请问你最想说哪句呢?
亚瑟Answer:如果是他的话……有一句话我已经憋了很久了:You are the Hero of the world,but not mine.

阿尔Answer:亚蒂是这么回答的吗?哈,Hero也有一句话憋了很久了:You are my whole world

【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but to me, you are the world.】
【为什么你们画风不对咧ԅ?】


【红色组】
Q;你给对方手机的通讯录备注是什么呢?

伊万Answer:还有什么呢?肯定是“南方的小太阳”啊。
♥我的南面有个太阳,他一直照耀到我的摩/尔/曼/斯/克。♥

追问:那么你觉得你在对方的通讯录里是什么呢?

伊万Answer:我不确定啊,可能是“北方的臭狗熊”?好了,开玩笑的,我猜是“亲爱的伊万”。
【麒绾:伊万先生我很好奇是谁给你的自信。】

王耀Answer:我在伊万的手机里?哦,上次他和二肥喝高了半夜三点回来,衬衫领口处还有口红印。然后我就趁他睡得像死了一样的时候把我在他通讯录里的名字改成了“主人”。
【麒绾:_(:з」∠)_那么,他在您的手机里呢?】
王耀Answer:孙子。












哥哥大人考试要加油啊!
写的都会!
蒙的全对!
文言满分!
证明完美!
笔!下!生!花!